【乒乓与人情】我和乒乓球(我的朋友,我的情感

我和乒乓球(我的朋友,我的情感,我的经历)

图片 1

你的一双眼睛令人胆寒

中国的体育界从来就是几家欢喜几家愁的地方,有的能像邓亚萍,李永波一样接受体制安排大富大贵,锦衣玉食。而有的就只能默默退役,走向人生的低谷。而中国的乒乓球运动员周小兵属于最特殊的一个,他原来是中国的骄傲,本来也可以得到很好地体制安排,但是他却自甘堕落,干起了非法的事情,最后成为万人唾骂的阶下囚!

全靠两个镜片遮掩

爱上乒乓球,和乒乓球结缘,是我这一生最幸运和幸福的事情之一。我的喜怒哀乐,我人生的一些重要时刻都和这小小的银球有关。

周小兵在34岁之前人生一直很顺利,甚至可以说是辉煌。1979年才10岁他就进入江苏省乒乓少年体校练习乒乓球。1986年17岁的周小兵就站在世界少年乒乓球大赛的冠军领奖台上,而当年周小兵已经代表中国前往匈牙利参加第五届世界少年乒乓球冠军赛。并在当年与队友合作获男子双打和混合双打两项冠军。他名噪一时,为人们所津津乐道。1986年到1989年底,他进入国家乒乓运动少年队,并获得单双世界冠军,被看做是中国乒乓球的未来,1989年被破格提拔到了成年组的国家队。

四只眼睛盯住飞旋的乒乓球

 

但是周小兵却一次次地令大家失望,当时的周小兵已经小有名气,并结识了一些社会上的朋友,心思逐渐不在乒乓球上,他认为自己有经商才华。于是便义无反顾地离开国家队,也离开了乒乓球,他留给教练们很是目瞪口呆。纵然教练们心有不甘,但他们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周小兵走自己的路。

心里早有击球的打算

记得大概我五六岁的时候,我们家附近的一个大哥哥用木头做了两块球板,样子也不规整,上面也没有海绵和胶皮,然后在一块水泥地上画上一张球台,摆上几块砖头做球网,几个小朋友就开始兴高彩烈地玩起来,这是我对乒乓球的最早记忆。

离开乒乓球之后,周小兵曾被誉为成功的金融人士。但是他却在背后非法集资,等于用别人的血汗钱来满足自己的贪欲。因为非法吸储,周小兵曾遭警方调查,但他最终涉险过关。没有栽倒非法吸储上,这让周小兵愈发大胆,一段时间之后他开始做盗墓生意。并且为盗墓贼们提供活动经费与汽车,并在幕后指挥,成为了盗墓贼实际上的领袖。

你一脸的汗珠往下流淌

 

最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周小兵再一次盗墓中被警方抓捕,他也因盗墓与非法伤人获刑11年。周小兵通过违法犯罪来赚钱,不仅毁了自己同时还愧对当初国家对自己的栽培!从世界冠军到阶下囚这都是他自找的!

挥动手臂左旋右旋

球的力度方向十分精准

 

打得对手手忙脚乱

上小学后,我们学校购置了三张木头乒乓球球桌,整齐地摆放在学校的礼堂里,这在我们那个年代,是十分奢侈的东西,它成了我的乐园,我经常和小朋友们一块到这里打球,我的课余时间基本上都花在这里了。常言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我一边打球,一边琢磨,水平也渐渐提高了。

小儿麻痹症使你脚残

但那时太穷了,我买不起自己的球拍,每次打球都是去借我的同学刘小胖(记不得他的真名了)的海绵球拍,尽管我们是要好的伙伴,但毕竟很不方便,我是多么希望有一副自己的球拍呀!一块称手的球拍,对于一个乒乓球爱好者来说是如此的重要,你用光板打球是永远提不高水平的。我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拥有一副属于自己的海绵球拍!我省吃俭用,一点一点的攒钱,大概过了大半年,我终于攒够了几块钱,买了自己的第一副红双喜球拍,经过长时间地等待和期盼,终于得到了自己心爱的东西,那种快乐的心情真是美妙到了极处。可惜现在很难再体会得到这种心情了。

一瘸一拐奋力激线

小学三年级时,我们学校和另一所小学举行了一次乒乓球球比赛,我们学校选了三名选手参赛,我被老师定为第一主力。那时候举办这种活动,人多势众,敲锣打鼓,好不热闹,两所学校的几百名师生围着球台整整齐齐地坐着,为各自的选手呐喊助威。我是又兴奋又紧张,一则从来没见过这种大场面,看着黑压压的人群心里有些发慌;二则对胜利充满了强烈地渴望,我当时在学校中,已经是出了名的小球迷,高年级的同学也无一是我的对手,我一定要为我们学校争光,在老师和同学面前证明自己。前两场球,我们两队各胜一场,最后一场由双方的主力选手对垒,我的对手是一个左撇子,这让我很不适应,比分一直落后,我越发地紧张起来,嗓子干得都快冒烟了。但经过努力调整,我逐渐适应了他的打法,比分也慢慢地追了上来。在全校师生震耳欲聋的助威声中,我终于取得了胜利,获得了关键的一分!多么快乐啊!几十年过去了,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形,我站在球场的中央,春风得意,意气风发!感到十分的幸福,它第一次让我品尝到了成功的滋味。

全身功能集中在右手

 

乒乓球技令人惊叹

你的腿脚不太方便

 

但心灵未受任何羁绊

我十四岁那年,在县城的一所中学上初二,每个周末才回家一次。但在周末和假期还是经常去我们小学校园和以前的老朋友打球,因为那里的球桌和环境都比较好。暑假的一天,我和朋友们约好去打球,在那里,我遇到了一个名叫波儿的少年,只有十二岁,样子长得很清秀,球也打得不错,是新来我们小学教书的一个老师的孩子,就住在学校里。之后,我们经常在一块打球,很快就混熟了,并且结成了要好的朋友。

生龙活虎挥洒自如

有一次,我们几个朋友一起打球一直到中午,我突然听到礼堂外有个清脆的声音大声叫道:“波儿,波儿,吃饭了”。我循声望去,不禁一呆,哦!请不要让我遇见你!只见大门口婷婷地立着一个少女,十四五岁的样子,身材高挑,模样十分端庄漂亮,穿着一件红色的上衣,那火红的颜色呀!从此深深地映入了我的脑海里!

如同天神下凡

后来才知道,这个女孩是波儿的姐姐,叫做春儿,比我大一岁,也跟着她妈妈过来,在我们学校的初中部上初二,居然和我是一个年级!我和波儿混熟了之后,自然而然和春儿在一起玩的时间也比较多,她也喜欢打乒乓球,在女生中水平算是不错,我们几个因球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初中学习成绩很好,而他们姐弟的成绩都不太好,因此,除了打球之外,我也经常帮助他们补习功课,有时也在他们家吃饭。那个假期,我们一块学习,一块打球,一块谈天说地,一起到河里捕鱼,过得十分的开心,看着她俏丽的面容,优雅的身姿,长发飘飘,我不禁心情荡漾,她浑身透露出来的青春气息,让我这个情窦初开的少年不能自已。但在我们那个年代,我的那个年龄,根本不可能表白,唯有藏在心里。我的性格偏内向,外面表现出来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其实内心汹涌,倍受煎熬,哦!美丽的姑娘!少年的心思,你可知?不知不觉,少女的模样不时出现在我的梦里,挥之不去,难以释怀。但我是那么的自卑,那么的自惭形秽,你是一只洁白的天鹅,我不过是只丑陋的癞蛤蟆,你是天上的仙女,如此的美丽,而我却是如此的平庸,怎么配得上你?! 

你戴着眼睛穿着黑衬衫

她中学毕业后就在县城里一家小药厂上班,很难再见面。有一次,我在大街上看到一个年轻人和她并肩而行,他们谈笑风生,好不亲密,我的胸口好像挨了重重一拳,哎!她终于有男朋友了,我彻底失去了希望。看着他们甜蜜的样子,我难受得要命,他男朋友是一个很帅的小伙子,两个人走在一起非常般配,看着他们逐渐远去的背影,我的心中感到深深的失落。

胸口内衣露出了斑马线

后来听说她结婚了,大二的时候回老家,我去看望他们姐弟,正好她怀孕了,懒洋洋的,样子有些走形,但依旧那么容光照人,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对手仿佛看见了眼镜王蛇

我少年时期就是伴着我对她的相思度过的,我对她的情丝,从我十四岁开始,因乒乓球和她相识,到我二十岁离开故乡,来到成都上大学为止,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对一个女子动心,我不知道这是否算是自己的初恋,她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曾经有一个少年对她如此深深的迷恋。这么多年来,时至今日,我一直迷惑,一个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情感呢?不知不觉,无缘无故地喜欢上一个人,那么的强烈,无法抵挡,无法解开。

心里默念千万别咬着咱

回老家,不经意就会来到那所学校,希望能够偶然碰见她,却听说他们一家都搬走了,不知所踪。我不禁怅然若失,那个青春动人的女子,那个第一次撩动我心弦的姑娘,那个秀气的少年,我年少时最好的朋友,你们现在在哪里?

你说打球全靠多看多练

遇见好的对手要心怀不乱

 

长年累月约战砌磋

上高中后,我很快确立了在全校乒乓球的霸主地位。有一天下午,高我一年级的一个球友告诉我,学校刚来了一个老师,非常厉害,他们都不是他的对手,叫我赶快去会会。我一听就来了劲,立即就往球场跑。当年在我所居住的那个小县城,对我们这些球迷来说,能够遇到一个高手,那真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有过某种体育爱好,并且玩到一定水准的朋友,许多人都应该有过这种体会。

最后打得对手心惊胆战

我赶到球场,果然看见一个中年人,中等的个子,面容俊朗,留着性感的小胡子,比较瘦削,但肌肉十分结实。拿着一把大刀(横拍),正和其他人玩得兴高采烈。我一阵手痒,忍不住上场和他比试一番,经过激战,我败下阵来。他的技术比较全面,正手的弧圈球连续性比较好,反手的防守也很好,我的三板斧经常扣不死他。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弧圈球,很不适应,见识了它的威力,以前我只在电视上见识过。

打球不要自夸自赞

从那以后,我开始了和邓老师多年的友谊。那年他三十八岁,我十六岁,我们因相同的爱好结成了很好的朋友,三年的高中生活,我们经常在一起打球,度过了许多快乐美好的时光。邓老师教高中数学,性格和善,乐于助人,在全县的乒乓球界威望很高。我现在还记得他带我们几个去参加地区九县一巿中学生乒乓球比赛的情景,在比赛的空隙,他也和其他县的爱好者过过招,过上一把瘾。第二年,他又带我们去考级,我有幸蒙上了国家业余二级运动员的称号,让我浪得虚名这么多年,但心中一直忐忑,觉得自己水平还根本达不到。

两局三局的输贏一概不算

上大学后,每次放假回家,我都要去看他,然后约上县里面的几个老朋友一块去打球,一般打到很晚,然后大家一起去吃路边的冷淡杯,同时畅聊技术上的得失,多么快乐啊!一眨眼的功夫,二十多年过去了,他应该六十出头了吧,可我还老记得他年轻时英武的模样,在球场上英姿勃发,健步如飞,那时的他正好如我现在这个年纪呀。后来,我忙于生计,打球的时间很少了,和他联系得也比较少了,好多年都没见过他,他过得还好吗?

二十一局二十一分的对决

 

才勉强判断谁后谁先

 

你说打球全靠手腕

 

削提砍拉顺其自然

激战时让对手倍感难受

 

让他们永远也接不上五板

上大学后,我因为乒乓球结识了许多人,他们中有的成了我一生的好朋友,兵哥,旺旺、明哥、老熊、韵哥,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直到今天,我们隔上一段时间就要聚上一回,或者打打球,或者一块吃饭聊天,或者一起出去游山玩水,对乒乓球的胜负看得小多了

我的球友中有个叫兵哥,是一个是刑警,那可是地道的刑警,就是电视上记录片里演的那种抓坏人的警察。我们都好崇拜他呀!他在我们当中水平最高。当年他身体之结实,步伐移动之快,我们都望尘莫及。

有一年成都巿的芙蓉杯,我、兵哥、还有下面将要提到的一位捉摸不透的仁兄,我们三人组了一个队参赛,兵哥打一号,这位仁兄打二号,小弟尽管自感良好,但迫于实力,也只好打三号了。我们三个齐心协力,最后取得了团体第二名的好成绩,第一名是体校的专业队,我们实在打不过他们。这次比赛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有一天,却突然听说兵哥住院了,脑袋里长了一个瘤子,近核桃大小,要做切除手术,我们都很惊讶,也很关切。他手术完后,我们几个好朋友都去看他,嘱咐他好好养病。哎!人生无常,世事难料,兵哥那么强健的身子,哪里料得到却隐藏着这么大的危机?而且以后再也不能剧烈运动了,这对于兵哥这种球贩子,真是要命呀!

 

 

大学毕业后,为了谋生,我去了济南。在济南,我进入一家公司的电脑部门工作,我拼命地学习专业知识,那时对计算机的兴趣胜过所有,整整三年,很少摸过球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又回到了挚爱的成都。那天傍晚时分,华灯初上,我站在春熙路的天桥上,看着拥挤的人群,来来往往的车辆,恍若隔世。又见到了许多以前的老朋友,开心得不得了,自然而然又摸起了球拍,隔三差五地打上一场球。当时,在我的球友中,我和铁哥、老熊关系最好,他们俩都是我的校友,比我矮两届,我们一块打球、一块聊天,一块到春熙路,坐在中山广场的石栏上看美女,日子过得逍遥自在。

 

 

铁哥大学毕业后一直不顺,做过各种工作,但也只够糊口。有一次打完球,晚上我住在他简陋的宿舍里,睡的是那种简易的行军床。我们畅所欲言,聊生活,聊梦想,一直到深夜。他说他一直想去法国留学,但迫于经济压力和其它一些因素,一直不能成行,慢慢变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后来,他在龙泉城区开了一家小吃店,生意却一直不太好。这期间,我和老熊经常一起赶车去龙泉玩,我们一起度过了许多快乐的时光,尤其是我二十八岁的生日,那天晚上,月光皎洁,他们俩和川师的一个女生给我在府南河边、合江亭畔过生日的情景,我永生难忘。

有一次,他说他现在资金紧张,想要我借一千块钱给他,我当即赶车到龙泉把钱给了他,我真的希望他的生意好起来。隔了几天,他又向我借了一千块钱,我又立即给他送去了,我知道他经营亏损了,想帮帮他,尽管我也不宽裕,但朋友有难,我一定要帮。

后来,他的店倒闭了,听朋友说他还欠了其他人一些钱。他没有再和我联系,我打他的电话也不通,我知道,我们的友谊从此断了,我失去了一个相知多年的朋友。每每想起来,心就会很痛,铁哥,其实没有关系的,尽管两千块钱在当时对我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但我真的没指望你还,真的。我知道你不好意思再见我,我知道你的自尊心,我知道你难,但你知道吗?你的难也一直痛在另一个人的心底。

 

 

 

 

在我的记忆中,有一次比赛非常难忘。

大二寒假回老家,我去看望邓老师,正好碰到全县举行乒乓球比赛,邓老师邀请我也参加,机会难得,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我那时的技术水平,可能是我一生中水平最高的阶段,人年轻,体力好得有时连自己也很佩服自己,平常高强度的打上三四个小时也不觉得很累,脚下步伐移动好快,打乒乓球球的人都知道,打球很大程度实际上是在打步伐,我自己也比较有信心取得比较好的成绩。

比赛是在县体育馆进行的,两天时间,大概有五六十人报名参赛,这真是我们这些乒乓球爱好者的一个隆重的节日。时值春节,来看比赛的人也不少。经过激烈的争夺,我啃了几个难啃的骨头,终于打进了决赛,邓老师也打进了决赛。第二天,居然下起了雪,我们不得不转战到另外一处室内的场地。决赛的时候,县电视台居然也来了,更提高了比赛的刺激性和紧张程度。那时比赛还是采取21分制,五打三胜,前四局,我和邓老师打得难分难解,各胜两场,第五局也是十分的胶着,我两的球路相似,都是防守比较好,导致回合数比较多,比较有观赏性。旁边看球的人也给我们加油,不时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我记得我们十比十再次交换了场地。比赛继续,他拼命地压我反手,而我的反手却可以连续进攻,在相持的过程中我的得分较多,之后,我一直领先,我明显感到邓老师的紧张,其实我也很紧张,但可能要比他好一点,经过最后窒息的几分,我终于拿下比赛!

后来看过电视的亲戚来我家做客,也对我刮目相看,还说上一句:“没想到小朱打球打得这么好哩!”让我心里美滋滋的。这场球给我一生留下了甜蜜美好的回忆,当时的情景,现在想起来就很幸福,别人可能难以体会。我非常珍惜这难得的荣誉,尽管它只是一个小小的县级别的冠军,但对我们这种爱好者来说,真的很珍贵。

 

 

打球时间长了,见的人多了,遇到的人真是形形色色,五花八门,什么人都有。其中有一位仁兄,我不好提他的名字,但我的球友们如果读到这篇文章,一看都应该知道是谁。此兄相当的有个性,标新立意,与众不同,做出来的事有时真的出人意料,让人捉摸不透。这位仁兄家境殷实,但读书不太好,于是家里拿钱,让他读了一个自费本科,不过这本科读到大八才终于毕业,让人哭笑不得,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对乒乓球的兴趣。三十多岁的人了,还天天打球。他打球有一个要别人命的习惯,就是嘴上的话太多。每个球,如果赢了,就洋洋得意,还冲你摆一个他刚才动作的pose,让你气得直咬牙,恨不得把球拍向他一下子扔过去;如果输了,那多余的话就来了,不是怪地太滑了,就是怪胶皮还不太适应,或者说是还没活动开,反正怪这怪那,客观原因一大堆,就是不怪他老人家本身的原因。我们都不愿意和他打球,但此兄总在我们兴意昂然时突然出现,让我们扫兴。

不过此兄还是有一点可取之处,就是有时行事十分搞笑,让我们这帮朋友笑翻了天。

有一次周末晚上,我们几个老朋友约好在老地方打球,我们几个激战正酣,突然看见此兄出现在大门口。只见他穿着笔挺的西装,打着漂亮的领带,头发梳得非亮,看样子还打了点摩丝,哦!小伙子满帅!不过,那只是上半身,再往下看,好像不太协调,怎么只穿了条红色的短裤?西裤呢?继续往下看,革履呢?怎么还是那双又脏又臭的球鞋?我们全都笑翻在地,哦!大哥!请你不要折磨我们好么?请不要这么穿着好么?这上下半身变化实在太大,我们实在适应不过来!

他的这身打扮,以后成了我们的经典笑谈。

 

 

 

 

爱好一样运动,自然就有自己喜欢的明星,也有一些印象深刻的国际比赛,从初中到现在,从我们家第一台黑白电视机开始,许许多多的乒乓球明星就伴随着我一起成长。江嘉良的潇洒、瓦尔德内尔的多变、孔令辉的玉树凌风、刘国梁的灵气,王浩的悲壮,王励勤的势大力沉,马琳的步伐,张继科的血性,邓亚萍的霸气,何智丽的怨恨、陈静的美貌,张怡宁的机器人防守,他们在我不同的人生阶段成为我心中的偶像。另外,一些经典的比赛也让人难忘。孔令辉在两千年悉尼奥运会上战胜瓦尔德内尔后狂吻国旗的情形、刘国梁在45届世乒赛上战胜马琳获得大满贯后仰面倒地的情形,王浩雅典奥运会上输给柳承敏后无比失落的情形,都让人印象深刻,真的,看这种比赛,无论中国队输赢,都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玩一样东西,一定要玩到一定的水准,那样才会觉得它更有意思。常言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当你在看高手打球的时候,有时候就不禁惊呼,哎呀!他连这颗球都打得过去,他连这么难的球都防住了,他的步伐可真快呀!真是不可思议,自己可是万万做不到的!他们可真厉害呀!真是让人赏心悦目,心悦诚服。

近些年来,中国队在一些国际大赛中老是包揽金牌,这对乒乓球这项运动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如果比赛早早失去了悬念,那这个比赛还有什么看头?而比赛的悬念,恰好又是竞技比赛的灵魂。有时候看比赛,我倒希望外国的运动员能够获胜,心底里也经常给他们加油,但他们老是不争气,抵挡不住中国运动员强大的攻击力,每每此时,我奇怪自己居然感到些许的遗憾。

 

 

 

 

我三生有幸,和乒乓球结缘,它像一根纽带,串联着我从小到大的生活,也连着我的情感,已经成了我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和妻子也因乒乓球结缘,这在我的一篇文章《偶然》里已有叙述,在此我就不再赘述了;它又像一个老朋友一样,从小到大一直陪着我,让我在享受乒乓球的乐趣,锻炼体魄的同时,在人生的不同阶段,结实了那么多的朋友,有的还成了我一生的挚友。他们中有的小气,输不得球,有的性格怪异,让你琢磨不定,有的桀骜不驯,有的一贫如洗,有的十分富有,其实这都没关系,我自己还不是毛病一大堆,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性格特点和生活方式,我们又何必强求他人尽善尽美呢?只要我们能一起享受在球场上的快乐时光,这就够了。

这些年来,年纪大了,同时因为生活上的压力,人也变懒了,很久没有摸过球拍了,让我深感内疚,好像欠着一个多年的朋友一笔债似的。但是无论如何,我知道,从我幼年第一次和它相识开始,这小小的银球,就将伴我一生。

 

 

 

本文由2020欧洲杯买球网发布于体育-分析预测-搜狐,转载请注明出处:【乒乓与人情】我和乒乓球(我的朋友,我的情感

TAG标签: 体育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